淮安市开明中学  清河开明中学  开发区开明中学  淮阴中学新城校区  清浦开明中学  开发区开明中学
首页 学校概况 党建工作 教师队伍 教育科研 德育天地 教学园地 国际交流 招生招聘 文明校园创建 校务公开 智慧校园
[2019-01-31] 江苏省淮阴中学、江苏省淮阴中学教育集团生态文旅区第二开明中学2019年公开招聘教师公告      [2018-08-31] 关于表彰2017—2018学年度“宁淮合作”、“花漾”、“弘毅”奖教金获奖人员的通知      [2018-05-30] 江苏省淮阴中学图书综合馆人防设计询价公告      [2018-05-14] 关于江苏省淮阴中学2018年高一招生的重要信息说明      [2018-05-13] 江苏省淮阴中学2018年高一招生简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  当前日期:
 
  + 学子风采
+ 学生作品
+ 高考名录
+ 校友风采
 
 
  + 浏览排行
 
2013年高考录取名单
2014年高考录取名录(部...
2008年高校录取名单
2012年高考录取名单
胸怀
特级教师留影
2011年高考录取名单
2009年高考录取名单
07年高考录取名单
2011年高一分班考试成绩
 
  学生作品 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子风采 > 学生作品  
 
闪 电
作者:邢瑛 发表时间:2015-10-28 该文章已被阅读22977次
   

江苏省淮阴中学高三(6)班  王伊麟

这世界需要你——谨以此文献给70年前所有为和平事业而献出的生命。

——题记

夕阳西下,极北的原野上,白桦林树影修长,浓密如少女的眼睫。金风拂过,扑闪着婆娑着,像是大地要张开瑰丽的眼睛。一阵歌声恰到好处地传来,由远及近,宛如赞颂,或者催征。

 “唱歌的人一定是骑在马上的。”风止处,淡金色头发的苏联青年伊万倚着树干自语。既而,仿佛为了印证他的想法一般,清脆的马蹄声骤然响起。只是一瞬,一匹毛色纯白的马儿便停在面前,伊万觉得眼前刚刚掠过一道白色的闪电。他抬眸,马上的青年偏生是个黑发黑目。黑与白的完美结合,加上青年清澈的歌声,伊万忽然想起了远在东方的一种艺术——叫什么来着,自己在上学时接触过——对啦,是“水墨画”。

“是您啊,王。”伊万微笑着垂下了紫蓝色的眼眸,“您的《喀秋莎》唱得可真好,比得上艺术学院里我那些学音乐的同学们——呸,提这些后方的事儿干啥?您和‘闪电’相处得怎么样?”

“好极啦,画家伊万同志。”黑眸的青年微笑着回答。他飞身下马,黑发在风中飞扬,竟被暮光染上了一层奇异的紫色。他叫王耀,中国延安人,作为烈士遗孤被组织上派往莫斯科深造。后来战争爆发,他怀着青年人的血气报名参军,成为一名光荣的侦察骑兵。而白马“闪电”,是他刚分得不久的战马。

或许因为父亲是一匹纯种的中国战马,白马“闪电”对王耀有着异乎寻常的亲切。他给了它名字,而它亦不负他的期望,驮着王耀来如电去如风,总能在任务中脱颖而出。而伊万也在对方略带口音的俄语歌声里,听出了风的清爽与电的迅捷——无论战场如何凶险,这些自然的事物总是稳定而平静。

看着王耀亲切地轻拍闪电的鼻梁,伊万粗犷地豪笑:“王,谢谢您提醒我我的梦想!若是能在德国鬼子的无差别攻击里活下来,我一定重操旧业!到了战争结束,您想去干什么?”

“我?我要从这里去祖国的东北,看一看父亲牺牲的地方。”王耀的语气里带着东方人特有的谦和,“如果可以,我要带上闪电。”

“哦,对不起。不过,您要带上闪电?”

“嗯,我需要它。您知道吗?它和我父亲生前的战马,长得一模一样……”

夕阳沉入西边的地平线,王耀的故事结束了,漫天星辉却一点点明亮。“好啦,回吧。再迟就要受罚了。”王耀牵起闪电的缰绳。

“哎!”伊万应了一声,“不过王你知道吗,班长库利科夫说,你们中国人挺懦弱,都不愿意打仗,不然也不会被日本人打成那个样子……哦当然,库利科夫那个混子,你我都知道。”他不知不觉把称呼由“您”改成了“你”。

“不是这样的伊万,你要相信我。”王耀与伊万并肩,眼睛灼灼发亮,好似闪电劈开夜空,“中国人是不愿意打仗,可如果有谁胆敢来挑衅,我们都会给予坚决的反击!”

“我明白的,王,你就是个勇敢的人呐!”

青年人建立友谊就像风一样迅捷,却在那些艰苦的岁月里,轻柔地抚慰了他们的人生。

两个月的时间,就好像战场上的子弹擦过鬓角,过得飞快。

一九四二年隆冬。一队红军被围困在伏尔加河臂弯一个小小的村庄里,已有五六天了。残酷的战争让村民全部逃离,也让食药十分匮乏。最难的是十多个伤员,发烧了只能用雪降温,渴了饿了也只有雪水就着黑面包渣……

村民遗弃的马厩里,一个青年坐在树墩上,呵开冻住的自来水笔,给远方的亲人写信。他的黑发黑目在白雪皑皑的营地里显得分外惹眼。是王耀。

忽然,王耀放下笔,微微皱起秀气的眉头,似乎在谛听着什么。拴在他身后的白马打了个响鼻,似乎不愿意青年露出忧郁的神情,亲昵地将头颅凑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“闪电,我的好兄弟。”王耀侧过头,脸颊上凹出一对笑涡,“我的世界需要你一同见证胜利,你听到了吗?德军抗不住严寒,上级已下达了命令,我们很快就会推进了……”

“很少有人能和他的坐骑那么好的,瞧他多需要它啊。”不远处,身材高大的伊万微笑着欣赏王耀与闪电亲昵的画面,寻思着一定要替好友画下来。他又灌了一口伏特加,“东方人……”

王耀用脸颊摩挲着闪电的鼻端,一颗颗细小的冰珠融成了水,很快就变暖了。忽然,他感到马儿的耳朵猛地一扯。“什么声音……”他疑惑地抬起头。刚才就隐约听到的、隆隆如雷的声音蓦地低了、近了,黑色的阴影如箭一般掠过天空,投下了同样黑色的物什。

轰炸机!

王耀的大脑空白了一秒,猛然听见不远处好友的大吼:“王,卧倒!”来不及多想,王耀一头扎进大地母亲的怀抱中。

爆炸。浓烟。飞溅的雪和土。硝烟味儿和血腥味儿像是一层膜,封住了王耀的五官,战友的嘶吼和哀鸣他听不真切。德军的一番狂轰滥炸像是一场雷暴,来得凶猛去得迅捷,他还是混混沌沌地趴在雪地里。

啊,我还活着,因为我卧倒了。元神跳出体外审视着肉体,王耀像是被魇住了。蓦地,一匹白马从意识中疾驰而过,亮白色的光影像是一道闪电,啪地劈开他的天灵盖,把元神归了位。闪电!它刚才卧倒了吗——它会卧倒吗!

王耀从地上翻身跃起,顾不上看一眼满目疮痍的营地,急急搜寻着白色的影子。他的闪电、他的好兄弟就在那儿,不嘶不鸣,只是……被炸断了两条腿。

鲜血层层叠叠地在雪白的皮毛上蔓延,如同指引死亡的彼岸花。

如果伊万不是那么急切地想知道好友的安危,那么他就不会看见这一幕:那个平素温和可亲的东方青年,在用母语对马儿说了一句话后,一枪结果了它……电光火石的一刹那,伊万杵在那里,王耀黑色的眼睛扫过来,像是无星无月的夜空:“是伊万啊。瞧,现在伤员们有马肉吃啦。”

“你干什么,王?你疯了吗!”伊万大吼,冲上来揪住了王耀的衣领,“你杀了闪电!没有了战马,你还叫什么骑兵?你那么需要它!”

被高大的斯拉夫青年熊一般的咆哮声震得眯起双眼,王耀缓缓开口:“没有了双腿,闪电还叫什么战马?我没了闪电,还可以当去步兵;闪电没有了双腿呢?再说,就要开始突围了,我们有十多名伤员要照顾,再添一名……?伊万同志?”

想不到被如此反问,伊万一怔,渐渐松开双手:“那您刚才对它说了什么?”

“我说,‘这世界需要你’。”王耀理理衣领,略略侧头看着伊万,神情有些陌生。

“我们西方人认为,万物生而平等。”伊万退后一步,觉得王耀身上散发出一种他无法理解的深邃,“不可以生杀予夺。”

“我们东方人认为,万物皆有情义。若说生命有价,那情义就无价,因为必要时我们会‘舍生取义’。”王耀凄怆地笑了笑,颊上凹出苍白的笑涡,“伊万,我爱闪电,也需要它。可它更是一匹战马,这个世界都需要它——还有它的兄弟——驮来光明与和平。这样的需要定然是凌驾于个体世界之上的。若是能以小我的牺牲成全大业,没有一个战士会犹豫。我的父亲、我的闪电都这样做了;假如有一天这世界需要我王耀,我也一定会如此的。你看到了吗,闪电倒下之前,一直信赖地望着我,我相信——”他哽住了,黑眼睛却灼灼发亮,如闪电划过夜空。王耀又变回了伊万熟悉的样子,上前拍拍他的肩膀,“好啦伊万,这世界也需要你去战斗,所以不可以和战友搞内讧哦!”

伊万笑了笑,转身对着白马闪电,整了整已经开始往外掉棉絮的军帽,端正地行了军礼,倾尽一个粗枝大叶的斯拉夫战士一生的柔情:“这世界需要你,闪电同志!

Имя твоё неизвестно. Подвиг твой бессмертен.(你的姓名无人知晓,你的功绩永世长存。)”

他们头顶雪后初霁的天空,透明澄澈,一如闪电乌溜溜的眼睛。

 
首页 | 学校概况 | 教师队伍 | 教育科研 | 德育天地 | 教学园地 | 国际交流 | 学子风采 | 招生招聘 | 文明校园创建 | 校务公开 | 下载中心
地址:淮安市解放东路99号 | 电话:0517-83518888 | 传真:0517-83983308 技术管理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江苏省淮阴中学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
苏ICP备05054542号-1